注册

青岛书房:在人来人往中偏安一隅


来源:凤凰网青岛综合

背靠圣弥厄尓大教堂,青岛书房偏安一隅,记载着青岛的时代变迁。

去往青岛书房,本非是规划中的行程。

不过是青岛市南的风是海风,沿海而来,不假思索顺着栈桥吹,吹过圣弥厄尔教堂的尖顶,也就意外在光影里掠见这间书房。

不期而遇,总容易让人欢喜。

在青岛的旅人会在各个攻略上看见圣弥厄尔教堂的名字。这儿是青岛知名的爱情圣地,数不尽的新人身着洁白的礼服在尖顶的教堂前交换甜蜜的誓言。空中的七彩泡泡散发着浪漫的光,人来人往的游客就交换着心照不宣的拍照职能。

人们在这里祈祷爱情,向往未来,而一街之隔里,却填充着满满的,旧时光。

浙江路26号。

时值盛夏,浙江路上尽是浓荫片片。踏进青岛书房所在的这条街道,就能瞧见这座百年巴洛克式建筑的一角白印。

石头搭阶,阁楼倾斜,灰白色调清冷的将整座建筑包裹起来,盛夏的阳光从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上折射过来,艳烈的泼洒在大理石阳台上。一面背光,一面迎阳,它立于时光背后,被翻修过的墙上好像只余历史的划痕能显露出岁月的峥嵘。

第一眼,它让人心生出,仿佛在拜访他人之家的踌躇。的确,相较于城市中越来越多的一体化书房,它更像是一户沉睡在中世纪魔法里面的闭门城堡,只为等待它的公主。而事实上,青岛书房的前身也确实是为了一位女子而建。

安娜·玛利亚。

公元1901年,青岛第一代德国移民罗伯特·卡普勒,为纪念母亲安娜,于城市一隅建造安娜别墅。可以说,安娜别墅是伴随着爱与纪念,在温柔与期待中一点点现世。我们早已无从得知这间别墅的主人曾拥有着怎样的容颜,却能从其子建造的木质楼梯与格窗里窥得一抹风姿。

后,1914年前别墅转售朝鲜驻法国前公使闵泳瓒,改称李王府。1918年闵氏将别墅售予本地富商刘子山,始称刘府,最终于2006年,几经转手却还保留着青岛最原始风光的安娜别墅,被改造为青岛书房。

将空间、建筑、美学、历史、人文的设计融合于青岛文化,青岛书房的设计旨在文明的底蕴上得以呈现出新城市的气象与青岛在百年里的风土人情。

以书为桥,以字为牵。这是一处在历史的河底终被冲刷成珍珠的芥子空间。推门而入,便是独属于青岛的,岁月长廊。

第一层,是公共美学区域。

咖啡的香气若隐若现的浮在半空中,定格着青岛影像的摄影明信片便在墙上无声的描摹着百年的变迁。原创纸品与青岛主题的图书排列在书架上,随手翻开一本就能在新的视角里观看青岛,也能在经典畅销里寻找到图书榜上的热闹。如果觉得站着太累,还可坐在一旁的圆桌椅上休憩,静心体味书的言语。

这里还有全青岛独一无二的“青岛红瓦展”和“安娜别墅时代的日常展”,每一场展览都似是一次在沉默里的倒追时光,得以让人在日渐紧张的节奏里捧起一帧百年前的青岛容色。

到来的人已无法再品尝到百年前的咖啡,却能在书页里翻动百年里的叶脉。

拾阶而上,小格窗里透过一寸日光。无论是摄影爱好者还是文艺青年,这里的楼梯都是不容错过的风景。浓灰沙感的墙壁上订着深咖的牌,牌上书着纯黑色的“青岛阶梯”四个字。

 

这架楼梯上布满了自1900年起每十年为一组的老照片,直至顶楼,白色的相框框住的是大多数来这的人未曾见过的历史与文明,隔着玻璃触碰,便好似萍水相逢。

光与暗迭次往上走,一步就是一年。小格窗前摆着花枝,坐在窗沿上往外看,便是圣弥厄尔教堂。

十字架在日光下熠熠生辉,隔着树冠瞧不见来往的行人。狭窄却不拥挤的木楼梯庄重而优雅,让人无论哪一个姿势都可以入画。

我看到在楼阶上拍照的人,逆光而立会成为剪影。而后在离开时会对身后等候的人不好意思的笑一笑,飞扬的裙摆在灰色的墙壁里一闪而过。

若是有兴趣,也可以细细数着台阶与相框,从黑白到彩色的更替,到盘旋的阶层都如同时代一样会成为被抛落在身后的回忆。

但是无论多少人来去,总有些东西会被铭刻在这里。

你也许与青岛素昧平生,但也能在这匆匆一瞥里,会面它的百年人生。

第二层,是图书陈列区和收藏室。

三间房,三类书。青岛系列图书、文学类图书及艺文生活类图书安然为邻,静候知音。在这一层,还有一面可随意粘贴留言纸的墙。便利纸与笔摆放在小桌上,慢慢用最好看的字体写下此刻想写的心情,找一个最合心意的地方安放。

兴许是不曾出口的心事,兴许是来此一游的随笔,兴许是在陌生的地方留给他人的问候,兴许是对旅程结束后对自己的祝福。

若你也经过这里,不妨也留下一句。

毕竟人生那么长,旅途那么短,有难以出口的只言片语,便讲给陌生人听也无妨。

第三层,曾经有一家卡普勒餐厅,如今已被AnnaBrunch(安娜早午餐)所取代。

相较于卡普勒的德国纽伦堡风味与青岛本土的特色结合,Brunch更注重环境与用餐时的交流,在保留原本德餐的基础上,添加了更适宜下午茶的餐点。

味觉与视觉的享受在这里被提升,每一口入口的餐点都带着大洋对面的气息。

而曾经对游客止步的古董屋如今也已正式开放。

在这间倾斜顶的古董屋里,摆放着20世纪中期英国皇家道尔顿茶具,19世纪的德国产银质餐具,碗柜里展示了威士忌水晶杯、红酒水晶杯、捷克斯洛伐克饮水水晶杯和蔓越莓色水晶杯等。

华丽的上世纪欧洲贵族气息混合着极富线条感的art deco风格,使这间小小的古董屋成为了一个神秘的美学之地。

百年前,安娜别墅携带着爱出世。

百年后,青岛书房以书连接城市风华。

背靠人来人往的圣弥厄尔教堂,青岛书房偏安一隅,安静的记载着青岛的时代变迁。

若你经过这里,就请随着时光,慢慢前行。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乡愁里的中国”,系地理栏目系列之一。乡愁里的中国(微信id:yeyijianxc),我们行走世界,寻找乡愁思享者,共同寻找一条回家的路。

《乡愁里的中国》是一本写给所有身在城市却依然充满乡愁的“城客”们的书,不过,这里关注城市的角度、层面,不是日常生活的柴米油盐、家长里短,也不是专业的城市规划和系统的城市治理理论层面,而是从将城市作为当下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公共和制度性议题之一的角度出发,对城市本身和城市中国的关注。

[责任编辑:范学博]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商讯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
博聚网